千桐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此情可待成追忆

【真】一期婶

鹤一期←ummmm欲知为何大概需要看到底……


“一期哥……一起吃西瓜吧,主上今天奖励我们的。”乱小心翼翼的把西瓜递给一期一振,一期一振摸了摸乱的头发,接过了西瓜。

“有和主上好好地道谢吗?”一期拍了拍身边空着的走廊边,乱把盘子放在了一期的右手边,自己撑了一下身子坐了下来。

“今天乱拿了誉哟。”乱轻轻甩了甩柔软的头发,发尾散乱着搭在肩上,再慢慢的因为重力滑下。

“做得很好呢。”

夏夜蝉鸣,藏蓝色的天空中有忽明忽暗的星。烛台切和长谷部拿出了烟花,一天的出阵内番让大家无比期待本丸一年一度的烟火大会。

药研和后藤在屋子里帮弟弟们扎腰带,厚帮着歌仙做一些面具,信浓跑去和物吉一起随着莺丸做着点心。

理应是一期帮弟弟们一个一个整理浴衣,扎腰带,以前是有的,渐渐地那一段开心的时光变成了自己穿着平时的衣服坐在栏杆旁的走廊,看着叶樱。

万年樱的传说,是谁传到了这里。

“一期哥不一起玩烟火吗?”秋田双手拿着烟火,在似藏蓝色的画布的空气中画着一个又一个金色的圈。

“一期哥对火有些苦手……”一期拍了拍秋田的后背,“去和其他兄弟们玩吧。”秋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于是招呼一期旁边坐着的乱一起,跑去玩前田的迷你披风。

“火并不可怕哟。”

可若是本身不愿意触碰的东西上沾满了你一生想念的人的气息,你该是勇敢面对,或是继续躲开?

“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一团火,生活是柴,一点一点的燃烧。”

她愿意擦去你脸庞溅上的血,告诉你消灭对方不是你本身应为,是任务。

今日夏夜无流萤。

除了烟火和忽明忽暗的星辰,叶樱也沉默在藏蓝色的背景下,一期在周围找不到任何可寄托情感之物,只剩一片空洞寂寥。避开火的眼前一片迷茫。

而这也好,无所寄托,便无所想念。

只是悲伤让日子越算越清楚,在梦中与她见面已经成为了必修之课。

“人类就是这么脆弱……”原来除了战斗外,会有其他的原因让人流血。药研束手无策的摇了摇头,默默的回药房包了些草药,交给了长谷部,一期一振一直在陪着她。

“刀会被传染吗……”

“若能因此和您一起,一期并无怨言。”

“谁会愿意自己喜欢的人因为自己变得脆弱不堪呢……”她喜欢歪着身子一下倒在一期的臂弯里让一期接住她。她又喜欢着战斗的一期,于是一期来到她的房间时总是一身军装,看她笑脸盈盈。

“以后……再也见不到您了吗。”

“我会变成一期数个前主人的其中一个哟。”她轻轻的说着。

周围的嘈杂声在一期的耳中俨然变成了一阵阵的咳嗽,也是在那些日子里,有了不愿意见到血的想法。

见到她没有血色,干燥的嘴唇边上漏出一滴滴深红色的液体,无华的手紧紧的攥着已经洗的浮现微微淡红的手帕,颧红的像胭脂轻抹,微微泛黄的头发被汗水濡湿黏在脸边,眼睑暗黑,却一直笑得和第一次见到她一样。

“如果死的话……会走到三途川的吧?”她捏着乱送给她的笑脸娃娃。

在她身边整理着资料的一期忽然停下了手,看向坐在被塌中的那个愣住的少女。她忽然哭了出来,很小声,但在一期耳中,似暴风雨般卷过。

她遗憾自己不能跟着他们一起出阵,披战袍;但她又是那么的富有恻隐之心,她总是告诉一期一振不要沉迷战斗,又喜欢拿起一期一振的刀,轻轻打开刀鞘,看刀刃寒光扫过她的眼。

一期放下手中的笔,起身走到她身边,再次跪坐下来的时候被她紧紧的搂住了腰。

“我不能哭啊……我不能哭……一期……对不起……”

喊着不能哭,却还在流泪。

那该多遗憾啊,幸福的日子总是走的那么快,留下最后剩下的时光,不知是去遗憾还是去创造点什么,但她能创造什么呢。每多过一天,以后就会少一天与他在一起的日子,而他并不能一直陪着她,他还有弟弟们,他还有本丸。

“请您尽情的依靠我吧。”

一期一振不知道这个回答,是不是自己心里的答案,不希望她总是把心思藏在心里,却又想要和她一起,去遗憾,去放肆。

至少现在的自己,一期一振轻轻靠着身边的木柱,感受着这个回答带来的所有遗憾。

她多么任性啊!离开了自己,在最后一刻也不允许自己失落。

“一期像水一样,会慢慢的流进其他人的心里,回过神来,已经无法再离开了。”

而她像火一样,烧出了我的所有弱点。

那天也是夏夜,早上的暴雨洗刷了天空,亿万年的星月照耀着这个房间。一期熄灭了蜡烛,打开门,抱着她哄她睡,她的睡眠自从得病后就一直很浅,浅到鹤丸轻轻的脚步声都能吵醒。而原本还好好的身体忽然失去了力量一样向一期砸去,捏着一期上衣的手也松开了。

来不及点亮蜡烛,她的身体慢慢萤化,黄绿色慢慢腾起,撩过一期水色的头发后飞出房间,一期无法欣赏身后的美景,闭上眼睛,回忆着几个小时前的自己,把办公的桌子搬到了门前,让她倚着桌子看大家玩着烟火的样子。帮平野的腰带系好后,从天空飞来了一颗水果糖砸到了一期的脑袋上,上面的人笑的如此开心。

他也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她,她认真的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一期一振。”

然后露出了令人无法轻易忘记的笑容,让在冬天来到本丸的一期一振感受到了春风吹拂的喜悦。

于是再睁开眼,衣物附在一期一振的身上自顾自轻轻的烧着。一期把手指放在那火上,发现没有烧灼的疼痛,但自己的心像是随着火忽然间被抽空了,明明还能感受着呼吸,但又像是被掐住了脖子。

“诶?”一期的身上忽然被盖上了一件白色的羽织,头被羽织上的帽子完美的遮住。有一个人隔着羽织紧紧抱住了他。

“被吓到了吗?”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

当你思念着她,思念到忘记了全世界,也觉得全世界忘记了你,忽然世界的一角伸出了手,它拥抱住了你,让暖流自下而上的通到了眼眶。

烟火大会早就结束了,但一期的思念永远不会结束;一期的思念不会结束,世界对他的爱也没有结束。

一期捂着脸失声痛哭,而对方感受着颤抖的羽织,听着颤抖的声音,毫不犹豫的接下了埋藏在心里不能说出的酸楚。

没有人打扰的夏夜。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