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桐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叶樱(1)

-主新葵,有黑组和夜的酱油

-架空(因为很喜欢梦见草的主题就自己写了一个)


如月的樱花苞随着春告鸟的声声啼叫,弥生的第一夜刚过便展开了如蝉翼般纤细的花瓣。早晨的风中仍有睦月的寒,让人忍不住回想从嘴里呵出的雾气,又不时的笑着,期盼最后一丝新年的气息终结。阳光透过帐子门抚着屋内人的脸,一点点照亮他的身子。他盯着白色的帐子,想看清外面的颜色,但莺啼让他无法入神。

“早上好!春天到了呢~”

帐子门忽然被一个神色清亮的少年拉开,元气的声音映着莺啼,一片生机。

“……春天来了呀。”

他去年睡在樱花树下着凉,身子落了病根,经常咳嗽,秋天的时候生了场大病,武士之躯在病魔面前毫无招架之力。所幸和平年代,已经不需要刀了。

漫山深棕慢慢变粉,少年整理着他身上的褶皱,闻着满屋子的草药气味,空气里还留着凉,让他在呼吸不久就开始拿起手帕咳嗽。少年被他忽然的咳嗽惊得抬起了头,一时不知所措。看他咳出了眼泪,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关上帐子门,跑去翻了柜子找了一件外褂,披到他身上。

去年在樱花树下睡着了没人发现他,最后被一个少年摇着身子硬是摇醒了。一开始是倚着树的,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耷拉了满衣泥,樱花洒满了全身。

少年是孤儿,流浪在外,露宿寺庙墓地算是日常。大了些有了力气便打工,那段日子是在植木屋。植木屋一个上年纪的老爷爷派他去最费力气的樱花树丛那里打扫飘落的樱花。少年以为那个传说真的存在,害怕着不知怎么办,转念想如果老板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把他赶走,就决定自己解决,没想到刚要拖走就意识到是个活人。

少年就这样和住在植木屋里一个小庭院的他相遇了。

“……”少年从送信人手里拿到的信让他的眉头皱出了深纹,但却当没有看见似的继续吃着早餐,不过剔鱼刺时有些沉不住气,烦躁蒸腾在厨房的上空,气氛暴露了一切。

少年不懂他为什么总是不愿意去看从政府内阁里寄过来的信函。少年曾经偷偷拆过,里面草草几笔带过事由,写信人对自己现在照顾的人非常关心和挂念。不知道是不是只有看到的这一封简简单单提到了些自己未出生时候的故事,少年有想过要拆开其他的信,但想到那张偶尔会在漫天书卷中露出与周围气氛不符的寂寞神情的脸,顿时失去了兴趣。

从收到信到寄回去这个过程不会拖很久,这里地处也有些偏僻,周围没有什么人家,送信人便耐心的等待回信。不过这一次的送信人……

“啊这么快?”被叫在外面等的时候感到十分惊讶,意识到时间间隔更短后更加惊讶,“有认真看吗……啊,绝对没有认真看!”居然随便的抱怨起来。

“……老爷看不看和您也没什么关系不是吗。”看着对方捏着颠着捣鼓着回信,少年不耐烦的打发道。

“葵桑现在好冷淡啊……”

少年打量着眼前这个和自己相当年轻的送信人,想到自己之前也有很多和自己一样的人在这里打工,那多半是之前在这里打过工的人。不过就算这样,措辞也很奇怪啊……

迎着少年走来了一个身着深灰地浅棕唐草纹浴衣,身披相同色调外褂的男子,穿着厚厚的黑色足套踩着草屐,围着红色西式羊绒围巾,带着矮礼帽,手里拎着一个普通的有盖竹篮。少年和送信人的僵持以干净清爽的男子出现为止,他们俩一同望向那个男子。

“长月老爷……”

“夜桑……”

叫出声的两个人分别看了对方一眼,少年的眼神充满对送信人身份的怀疑,送信人则对着少年做出了一个鬼脸。

少年的不满全都写在了脸上。

“你又接着打工生活了吗?”夜看向送信人。

“本来想利用士族的优势开个店赚赚钱的,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当老板就开始不停地亏钱,于是就把老板让给别人,自己继续打工了。”

“唔……”

“不过果然还是现在的生活比较适合我。”送信人的淡然一笑让少年赌起气来。少年以时间为由打断了夜和送信人的对话,并打发送信人回去。

“待在这里也很久了吧,我想邮局的人会担心的。”以这么个理由就送走了对方。对方也没强留,只是骑着自行车甩甩手离开了。

“最近啊……”夜随着少年进了熟悉的屋敷,跪坐在矮桌前,外套和帽子围巾一起挂在玄关。打开篮子,在桌子上摆了很多可爱的点心。

“虽然买洋果子的人越来越多,不过来店里吃点心的人也没有因此减少……”夜看葵毫无反应以为是自己说的话不够得到对方关注,刚想停下这个话题却看葵伸出手拿起了一只橙色的兔子馒头。

“南瓜味道的,吃吃看吗?”夜看葵的注意力在吃的上,便暗自松口气,安心的问道。

少年一直在旁边候着以防添茶加水,因为送信人的关系开始观察起自己雇主在好友面前的表情变化。他很在意那个送信人的话。

对于葵,除了第一次见面被摇醒时一瞬间的茫然,其他时候都是隔绝尘世如仙人般模样。变冷淡什么的……少年又开始烦躁起来。

“那我就先走了,会常来看你的。”围巾安稳的挂在夜左手臂上,少年把帽子递给夜,夜对他笑了笑。

“……”

“原谅我还没有找到面对过去的方法……”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