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桐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叶樱(6)

-主新葵,黑组和夜酱油

-架空


沉溺过去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葵在其他藩国成功争取到同盟机会的事情组织里的人都知道,新和阳则作为葵外交筹码中重要的一环需要对一些军事要塞进行争夺,战线拉的很长,所以打的很焦灼。新的身体在那之前早早暴露出了问题,阳说过让他在屯所里掌握局势,但新觉得太慢,阳拗不过他。

夜在屯所整理着之前让法眼体检的结果,法眼说了很多关于新身体的事情,夜也在犯难怎么告诉葵和其他人,但更让他犯难的是。

阳也得病了。

夜问过法眼是不是传染病,法眼摇了摇头,只是说在一定的环境下身体会承受不住邪气攻击,就会出现很多这样类似的症状。

夜第一次听说这个,所以多问了法眼一句。

“那应该可以治好的吧?”

“身体已经很虚弱了。”

十年前的今天凌晨,新策划了一场奇袭,提前夺取具有战略价值的一个小山包,新戏称为“小牧山”。

但那天凌晨的新高烧不降,痛苦不堪,晚上吃的晚饭都吐了出来,折腾了很久。阳在奇袭的路上一遍遍的感受新恐怖的预测能力,刚在心里感叹新的战略眼光便被身体的异样打乱了思路。

新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直修养的庭院里。这个庭院是春安排植木屋的老板建的,专门让新在这里修养。

“那一天我和新一起知道了这件事……”被通知了新夜里高烧不退,第二天一大早夜就赶到新的身边转述法眼说的话,新半听不听的样子让夜很生气,可还没来得及生气。

新一直都有收拾战场的习惯,这一次也不例外,所以这件事情很快就被知道了。

扫墓进行的并不慢,结束后春让夜送葵去休息,夜就让他去了自己的店里。店里的陈设很温馨,也有师傅帮忙,顾客虽没有蜂拥之势,也算是绵绵不绝。对比店内比较传统风格的设计,店后用来居住的房间都是洋式风格,葵睡在床上有些不习惯。

“怎么了?”葵看夜有些欲言又止,便让少年去店里帮忙,留自己和夜在房间里。

“……对不起……”

新的事情。

“……”双方都沉默了。

“我早该知道的……你和春桑经常会碰到面……”葵叹了口长气。

“……你都知道了?”

虽然有很久没有待在岗位上,但葵对事情的敏感没有消失,这让夜更加的愧疚,明明知道,却没有戳穿自己。

“我知道的只有新他骗了我,仅此而已。”

“骗了你……?”这个故事远比夜掌握的要复杂,夜的脑子一片混乱。

“新不会放弃的,除非……”

庭院的池塘被枫叶染红,新还穿着夏天的橘地浪纹的浴衣,秋风钻进他的袖口,钻到他的身体里。

“你这样还真是完全不顾身体健康啊。”春走在沿廊上,对着远处的新喊道。新挠了挠脑袋,慢慢走近停下脚步的春。

“咳咳咳……”走到一半的新忽然咳嗽起来,停了下来。春叹了口气,脱下身上的外褂,走到新面前,给他披上。

“身体是一切的基础……”扔下意味深长的一句话之后离开了。

几天后的新得到的体检结果就是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之后便和葵再去医馆开药,医馆给了更加准确的死亡预告书。

“除非有更重要的东西出现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