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桐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叶樱(8)

-主新葵,有黑组和夜的酱油

-架空


“我只记得一句,并一直记得。”夜对葵说,“春桑说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东西,它们和理想一样重要。”

它们会不经意伴随大家,那是人本身对它们的渴望。但它们会被执着抛弃,它们会在很多时候被自身忽视。

其实一个人能做的事情很多很多,每一片天空都有它的美。

留下来的愿望自然不是自己的想法,只是从春的口中听出了自己的任性。不能再这样随意的做什么,这样想着,新把自己不能继续的想法传递给了葵。新的不服一直没有消失,只是愧疚和他人的不理解让他把这种心情深深的埋藏起来。

长时间的分离让两个人对对方的情况都陌生起来,新听着葵对自己的质疑,自己也开始质疑起自己。但内心再动摇再不安,新都不愿意告诉身边这个人,如果自己都动摇了,那葵会如何看待自己,新拒绝往下继续思考。

“卯月老师……?”新在剩下养病的日子里百无聊赖,看到有个少年总是躲躲藏藏喜欢看着他,便把他招来,自己教他识字,给他读一些故事。之后新发现这个少年又带着一些比他小的小孩子一起听故事,孩子们也跟着少年一起喊新叫卯月老师。

春色正兴,樱花满开。和组织的联系从留在这里后就断绝了,春给新留下的是一段空白。今天的孩子们没有按时来找新让他有些失落,便无聊的看着庭院满园生机,吃力的站起身,慢慢挪到门前已气喘吁吁,感叹以前能轻易做到的事情现在需要费很大的劲才可以完成,又忽然联系当前。

现在想做的事情……新忽然听到了稚嫩的声音唤他老师。他回过头,没有任何人在。

吃饭的时候问到植木屋的人孩子们的事情时,老爷爷和新说,那个少年顽皮的想要摘下那边山上有一棵千年野樱树上最美的花朵。

新笑了笑。

只是随着时间过得越长,新内心的不安让他无法专心的看着风景,换作看书也草草翻了几页,字无法入眼,想找找有没有其他有趣的故事,书翻着翻着,心就烦了。烦躁的来源新自己非常清楚。

“葵……”新将温暖的手掌盖过葵的手背,葵用另一只手的袖子草草的把眼泪擦尽,抬起头看向新。

“谢谢。”

那天夜里的烛光映出了帐子门外清瘦的身影,少年一脸骄傲的样子让新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自己的心情。

“老师很喜欢樱花吧!我去对面的山上摘了最美的樱花回来……”少年骄傲的脸上忽然有些抱歉,“原本想压成书签送给老师……但是那老头嫌我干的不够好就没教我……明明就是他懒!”

“最后搞的粗粗糙糙的……”少年用两只手把那个书签捧到新的面前,低着头,又期待的不断瞥着新的脸,想找到一些开心的表情。

新收下了那个书签,心情复杂。但看着少年期待着什么的样子,便学着自己印象中始的样子摸了摸他的头,少年脸忽然红起来,低下头,身子微微颤抖。

“新总说我随便的把事情藏在心里,他才藏了不是吗?”葵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被新给感谢了,他第一次听到新和他说谢谢。

“葵……”

越是亲密,越是看不见的东西被新发现了。若对方能够接受的话,不管怎么样都会被当成理所当然吧?

夜轻轻攥紧了手,自己和阳也是如此。

从来不是互相依偎的关系,是互相竞争,互相钦佩的关系。在竞争和钦佩的过程中,逐渐了解对方,依偎起对方。而对方的改变,必会对这样的关系以致命一击。

“我想,正如你所猜,是因为春桑的话吧……”夜回应了葵。

十年前的体检结果,春和夜说了关于阳身体状况保密的事情,夜便知道春的意图是新。在那之前会帮忙传递一些资料,也经常听到始和春聊着新的事情。夜一开始不理解他们,对他们很失望,但有一次帮新搜集书籍时去新的房间看到新被病折磨的痛苦不堪,夜就一下子理解了所有。法眼说阳的身体已经很虚弱的时候,夜就明白,阳和新是一样的,不过阳好似比新幸福,他自始至终没有被动摇信念和理想。

但信念和理想,夜轻叹,并不是生命的唯一。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