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桐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我问你为什么哭

 

我问你为什么哭,泪珠轻轻划开沉默。

将金色的眼漾成水晶,染湿悲伤的脸庞。

滴向无涯的黑暗,葬于未知。

我问你为什么哭,划开的缝隙没有回答,眉尖替笔写出了故事。

你的眼泪为了谁?

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他人?

你为什么会流泪?

是想告诉我什么,还是它只是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而眼泪仍然流着,没有停止。

摇曳的焰苗侵蚀着印着桐纹的披风,呐。

因为没有漂亮的衣服了吗?

你并没有在意它,任星火斑点啃食。

呐,那漂亮衣服下,是你雪白的臂膀,是灼痛让你流泪了吗?

那火焰灼了你的身,让你流了泪吗?

你在为自己流泪吗?

火焰灼身,即将走入黑暗。

泪滴离开脸庞,印着焰火。

你还在哭。

你不在乎你的衣服,也不在乎你的身体,你为什么哭呢。

难道是因为火吗?

是火让你哭了吗?

它多么可怕啊,所有东西面对它都无法继续生存,而你并不在意自己的身体。

那火为什么让你哭了呢?

水青色的头发正映照无常。

那火光,点亮了黑暗,照出了黑暗中某个东西的轮廓,似电流在石路上点跳穿梭,最后勾勒出了清晰的形状——它消失了,却还在记忆里,它被淹没在尘土里,却还在眼前。

呐,我猜,火灼伤你皮肤,却不抵心火烧尽内脏,剩一缕黑烟,撩得满嘴血腥冲向鼻腔,抵达眼。而眼前被它所笼罩,如何才能让它重回纯净?

你闪动了眼。

可惜,眼泪无法熄灭火。

曾经有那么一场大火,它让你失去了最华丽的服饰,失去了原本的身体,却让你记住了火焰跳动的样子和灼心的疼痛。木头噼啪在你耳边打着死亡的节拍,惨叫声飘荡在闷热中勒紧你的喉咙。你眼中只有第一次被送到这儿时它的外貌,你在这里一直住着,从未离开。这个地方没有让你记住任何东西,却让你明白了黄金和铁的永恒也会变得无助。火吞噬了附在衣物上织女灵巧的手,幻化成尘埃,那时候感受到的痛,被眼前的一切下了定义。

而这灼心的痛,又伴随着火,爬向纵火者的手,慢慢顺着肩膀进入心脏,记住了它的搏动,记住了它的仇恨和对未来的期待,最后化作了泪,无奈的挣扎。

为什么眼泪是水呢,它是最后的抵抗,却无法让火消失。

为什么总是给满浸绝望的希望?

泪水终会流干,但火无法停息,一直灼烧着,直到所有一切变成虚空。

你将走入这火中无限轮回。

你将在这无限轮回中一遍又一遍循环,直到崩溃。

火为谁而烧?

你为何流泪?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