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桐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我要吃甜饼

披着外褂却只身一人坐在沿廊看月亮,连影子都显得凄清。鹤丸并不大声的“哟”打破了凝固的空气,没等对方回应便坐到了身旁。一期双手托着不再冒热气的茶杯,茶面像是从下往上看的眼神,最亮的那个点便是天上的明月。他微微撇开脸,好像不想让鹤丸看到他的表情。

“我怎么没听说出了什么大事?”

鹤丸双手撑住身子,抬起脚,玩起了自己的木屐,一期的手指开始在杯身上敲着,最后又摊开掌心托住了茶杯。

“只是有一些困惑……并非惊动他人的大事……”

木屐挂在了脚上。

“说来听听。”

说着歪头望向一期。

“……您在会议上的所作所为我有些不解,您为何总要和主上过不去……”

说完,一期的头微低,随即面向鹤丸,直视他的眼。

不知是谁将夜色掺进了一期水青的头发,鹤丸对上一期的眼,忽然笑了出来。

“你的眼好像萤火虫啊。”

鹤丸放下脚,忽然凑近一期。

“我怎么一直没发现你的眼那么像萤火虫。”

一期有些不知所措,把茶杯放到了自己的身旁,手撑住身子。

“你的头发如同夏夜的天空。哈哈,夏天浓夜前要走不走的光亮和发暗的天空下,两只迫不及待要跑出来玩耍的萤火虫……”

一期语塞。

“您的眼也是金色的,也很像萤火虫啊。”

鹤丸笑脸盈盈。

“那是因为我正看着萤火虫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