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桐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Eternal sunshine

#鹤一期

#小短篇,长篇无肝系列(x

#希望鹤丸殿和一期尼都能成为对方不可代替的存在一直存在

#……清水哟

1.

主上很宠一期一振。

本丸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尤其是当过近侍的人在一期一振没有来本丸的日子要承受着主上每天的哀嚎:我的一期尼什么时候来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

鹤丸曾经当过一段时间近侍,所以很能理解这句话,尤其是主上叫自己【鹤丸殿】的时候。

“这真是吓到我了。”不过本来就是平安时代的老爷爷级别,鹤丸并没有太过在意称呼这类。只是对于主上口中的“一期尼”,短刀们口中的“一期尼”。

“真的是被宠爱到极致啊。”刀能被这么器重,应该很幸福吧。

作为本丸第一批毕业的刀,鹤丸随着一期一振来到本丸开始退居二线。和莺丸一起喝茶,或者和烛台切一起聊天……虽然很快乐,但是每次看到水蓝色头发东窜西窜,一会儿是出阵,一会儿是远征,一会儿又是内番。

“这样一点都不无聊……真好……”

其实鹤丸一开始很难跟一期一振搭上话,因为他实在是太受宠爱了:刚到本丸主上就安排前辈们和他出去打仗,接着回来搓丸子,再去传达主上的话给大家……只是鹤丸最近被分配到手入室打扫,才和一期一振有了几次正面接触。

“伤得好重……”之前只看过小狐丸伤成这样,鹤丸不禁说道。

“被主上拖去敌军很强的地方……”一期无奈的笑了笑,“最后被小狐丸殿给背回来了。”

“主上……”

鹤丸没有看到主上送来加速符,想着一期一振这些日子应该出不了阵了。主上这是忘记了吗,还是,是在反省自己让一期一振受伤了呢。

“很爱你呢。”鹤丸淡淡说道。

“是啊……”一期一振的微笑里多了些开心,“要继续变得强大起来,不能让她担心。”

鹤丸明白,他们都是刀,他们应该享受战场上的血腥而不是本丸的闲适生活。可是怎么去讨好主上呢,主上似乎不爱他拿誉,每次都是皱眉的吐槽着“请分点给你的战友啊鹤丸殿!”

眼前这个水蓝色头发的男子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讨好便受到万般宠爱,鹤丸不禁在想要是是自己晚来这个本丸,是不是连出阵的资格都没有。

奋力拼搏时候喉咙的苦涩腥味又慢慢的被回想起。

“今天听鲶尾说您陪弟弟们一起玩捉迷藏了?”一期一振的话让鹤丸停止了想象。

“嘿嘿,被吓到了吗。”鹤丸用习惯性的回答掩盖住之前的所有想法。

“真的是吓到我了呢,鹤丸殿真是温柔呀。”一期一振咯咯的笑了起来。

“……虽然是一把爷爷级别的刀,但是我还是不太能驾驭夸奖……”鹤丸殿挠了挠脑后,看着眼前穿着藏蓝色的朴素浴衣却笑起来那么好看的一期一振,不自觉的移开眼神。

“鹤丸殿在打趣吧。”一期一振依旧笑着说道,“每天被弟弟围着说鹤丸殿的趣事,在下也开始好奇起来鹤丸殿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果然是个很有趣的人。”

“鹤丸殿真的好厉害啊。”

被一期一振忽然的夸奖弄得不知所措:“这真是吓到我了。”

“总能让别人笑起来,一定很幸福吧?”

鹤丸刚准备回答什么,被长谷部从门外召唤去。

“遇到您很开心。”面对一期一振点头示意分别,鹤丸其实还想再多和他说说话的念头也打消了。

“喔,再见啦。”笑着挥挥手,鹤丸站起来离开。感觉和一期一振的对话像是洗礼的鹤丸不舍的多看了一期一振一眼,一期眼神看着前面,一副很累的样子。

“那就‘让一期开心起来’大作战!”鹤丸嘿嘿嘿的笑出声之后顺势躺在榻榻米上,望着屋顶,眼前不禁印出之前一期一振疲惫的样子,“鹤丸我可是世界第一搞怪高手,在我的世界里,没有搞不定的人!”

2.

一期一振修复完毕后依旧重复着之前的日子,只是那一次手入的谈话让他感觉像是打开了名叫【鹤丸殿】的开关,从手入室,到打斗场,一期一振身边总是鹤丸国永。

“最近老是遇到鹤丸殿呢。”一期一振吃力的接下鹤丸的竹刀,终于忍不住吐槽了一下,而每次遇到鹤丸的手合,最后一期一振都会输的很惨。

“嘿嘿,被吓到了吗?”鹤丸稍一用力,一期一振一下子后退好几步,慌慌忙忙站住脚,又吃力的接下了鹤丸的下一招。

“只是主上每次都这么安排,在下可完全感受不到爱意。”已经输了两局的一期一振还是没能挡下最后一次攻击,竹刀被打飞,自己暴露在鹤丸的竹刀下。

“这是想让你快快成长啊一期,你要感谢你的主上。”鹤丸嘻嘻笑道。

“在下只感受到了自信心像汗一样全部流走了。”

一期一振并不是一个恃宠而骄的人,只是从刚刚的吐槽中,鹤丸发现一期一振和以前不太一样。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依旧没心没肺的笑着。

“很好笑吗……”一期一振看着鹤丸,但是自己也没忍住笑了起来,“但是鹤丸殿千万不要告诉弟弟们哟,当哥哥的话,一定要做个好榜样呢。”

“哟哟哟,我竟然被分享了一个秘密!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我感受到了一期一振心中的鹤丸国永在升级。”鹤丸打趣道。

“总感觉鹤丸殿有一种亲切感,忍不住不自觉的就开始抱怨起来了,啊啊,鹤丸殿心中的在下难道降级了吗?”一期一振少有的慌张神色被鹤丸看在眼里。

“嘛……你猜?”

“鹤丸殿请不要玩弄在下的情感。”一期想装出生气的样子,但是最后还是笑出声来,“啊啊不行不行,果然对着鹤丸殿,不开心也会消失不见吧。”

鹤丸国永,99级,最近不断地感受到战场以外的快乐。

3.

随着【让一期开心起来】作战的深入,鹤丸在门外偷偷听到主上安排一期一振远征,赶紧让烛台切给自己安排厨房的工作。

“鹤丸大人,一期哥回来了哟。”五虎退看着正和自己一起照顾小老虎的鹤丸说道。鹤丸给五虎退比了【good job】手之后,赶紧奔去厨房。

“在下能问一下为何只有在下的是超超超级大饭团呢。”一期一振微笑着把目光带到烛台切,烛台切直冒冷汗。

“哈哈,被吓到了吧?这是鹤丸给一期一振独制:超大饭团!”鹤丸从烛台切身后冒出来,笑的非常大声。

愣了一下,一期一振的微笑旋即恢复正常,开始啃起了这个【超大饭团】。鹤丸看着一期一振真的啃起来,想告诉他这个团子只是想逗他笑而已,被烛台切拦住了。之后鹤丸和烛台切当然是被长谷部说教了好久,鹤丸边听边吐槽长谷部,长谷部被气的不轻然后烛台切当和事佬,就这样闹到了深夜。

在回房间的路上,烛台切忽然说厨房还没收拾完要去收拾,鹤丸“哈你在逗我”还没说出来,便看见拐角的水蓝色头发缩回去。

“光忠好样的。”内心给烛台切比了大拇指,鹤丸内心打着小算盘,想让一期一振继续【开心】起来。

“被骂超惨……”看着一期一振兴致勃勃的听着自己吐槽,鹤丸内心一万个问题想问,却还是只问了一句,“为什么要吃掉啊?”

“本来就很饿啊,刚刚远征回来,看到食物都很有征服欲望呢。”一期一振笑着,“而且就算要生气……也不可以在大家面前生气啊……这样鹤丸殿岂不是很受伤呀。揉那么大的饭团,一定花了好久吧。”

“胡说,要是我不说的话,你的脸都铁青到要把光忠整个人都劈开了。”

“……嘛……本丸是大家一起生活的地方,唯独我的那么特别,我不是很希望这样……而且粮食也并没有那么富裕……吃完也是罪过。”

鹤丸才不会想这些东西,他只关心自己的作战会不会成功,但是自己似乎给一期添了好多麻烦,当近侍的他怎么汇报这件事情也是个大问题。

“抱歉……”

“这样道歉都不像鹤丸殿了。”一期一振笑着,“其实呢……想到是鹤丸殿卖力的在揉这个饭团,就忘掉了其他顾虑,开始吃了。其实我也十分任性呢,还让你和烛台切被骂。哎呀哎呀,这件事情也要保密哟。”

“……不累吗。”鹤丸过了很久,问了一句,“主上很爱你,你也有一群爱你的弟弟们,干嘛不活的自在一点呢?”

“我很自在啊。”一期一振说道,“可能是我在鹤丸殿之后很久才来吧,所以才会这么自在。”

“很累,但是能笑着面对大家,能给弟弟们做榜样,我很幸福啊。”一期一振看着天,又看向和自己并排坐着的鹤丸殿,“在鹤丸殿面前不自觉的就会说一些任性的话,所以在其他时候都会想着【有鹤丸殿所以没关系】,即使不顺心也认真的扛过去了。”

“嚯……原来鹤丸国永是这么用的啊,真是吓到我了。”鹤丸笑道,却发现自己现在满脑子已经不是【如何让一期一振开心起来】大作战,而是想博得他更多的依赖,“嘛,其实鹤丸国永还有很多开发技能哟。来吧,今晚的福利,让鹤丸来治愈你吧!”

鹤丸笑着张开双臂,看着一期一振像是受宠若惊一般问着真的可以吗,鹤丸“那是当然”的回答让一期一振在犹豫中卸下最后的心防。

“嘿嘿嘿,吓到了吗。”鹤丸笑着以为自己的作战得到了意外的效果,却发现怀中人缩成一团,暗自哭泣。

鹤丸不自觉的摸了摸一期一振的头,用着只属于鹤丸国永的低沉声线问道:“怎么了……”

“一想到以后就没有这个福利,难过的哭出来了呢。”一期一振忽然破涕为笑,带着哭腔笑着说道。

“骗人。”鹤丸不知自己何来的自信。

“恩……因为……从我来世到现在几百余年,鹤丸殿是第一个愿意对我敞开怀抱却和我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一期一振说道,“鹤丸殿在的时候,心里那股莫名的空虚就会被填的满满的。”

“……”鹤丸被一期一振忽如其来的赞美给砸的头晕目眩。

“想一直和鹤丸殿在一起呢,这样再无趣的生活也会很有趣吧?”一期一振抬头看着鹤丸。

“我可以理解成……你在依赖我……吗……”

“在下的全部把柄都被鹤丸殿抓着了,不依赖鹤丸殿不行呢。”

“一期……”

“哈哈,被吓到了吗?”看着怀里的一期重复着自己的【经典名言】,鹤丸不爽的直接捏住了一期一振的鼻子。

“是啊啊啊啊啊,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嗯嗯嗯嗯……”看着一期鼻子被捏的皱着眉,鹤丸才完成了被一期一振撩到不行之后还没办法反驳的一种发泄。

然后鹤丸发现,一期一振像定时炸弹。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