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桐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药研的病历簿

#大量鹤丸殿出没

#没错微鹤一期

#改编于真实的故事


天气晴朗,只见鹤丸这个老年人混在一群小天使中间玩着捉迷藏。伴随着平野捂上眼睛开始数数,大家都奔跑着向四周散开。

鹤丸随性的慢慢悠悠跑跑晃晃,想到药研和他的大哥一起出阵了,就准备躲进这个神秘的地方—药房。

鹤丸轻轻的关好纸门,在房间里四处望了望,没有生物的动静。松了口气便寻思着找点什么好玩的东西。高高的药柜配着药研总爱拿着的稀奇古怪的瓶子,让人不禁猜测这到底是药房还是实验室。药研的眼镜静静的压在本子上,白大褂挂在普通的木质椅子后背,鹤丸想到了之前抱着太鼓钟贞宗来看病的时候药研淡定的样子。

“啊,他好像当时是在什么上面写着什么……”

本丸不大,大家的病例都全部集中在鹤丸眼前的这本本子上。鹤丸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挪开了眼镜,开始了捉迷藏中的消磨时间环节。

上面写了很多人的病,譬如自己之前因为随便吃了奇怪食物之后被一期一振架到药房也清楚的记录着,比起大家的病例,像是日记啊……鹤丸满脸黑线的继续翻着。

夹在熟悉的名字中间的几页,的确是写着“猫”这个名字。

鹤丸想起来之前本丸是出现了这么一个生物,但这几天好像没看到啊。鹤丸视线在药房里扫了又扫,确定没有生物之后继续翻着病例。不过再翻的时候,鹤丸就开始想着其他的事情了,譬如第一次遇到药研抱着猫的时候,这只猫看起来十分虚弱。

“唔这是怎么了。”鹤丸第一次在本丸里看到猫这种生物,十分好奇,药研当时脸上淡定的样子一如对待病了的他们。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猫,病了。”药研停下来示意鹤丸不要太靠近这只猫,鹤丸便在猫的周围四处打量着这个病弱的小生命。

“你倒是很有闲心呢……”鹤丸隐约闻到了猫身上的药水味,又看这只猫被用布料随意的裹了裹,随意的搭着话。

“猫活不久的……”药研依旧淡定,“我只是怕不救它,会被和平爱好者江雪给诅咒。”鹤丸听到药研说到江雪,没忍住笑出声。江雪的话,应该是会暴怒的吧,明明那么爱好和平但是武力值却在本丸数一数二呢。

第二次遇到药研,也是一个和现在一样的下午。自己和一期正因为出阵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一期觉得自己不应该那么胡闹,自己觉得一期太过拘束。吵的时候没有看路,便走到了药房前,穿着白大褂的药研戴着眼镜,正坐在门前看着药房里。

“……”鹤丸和一期当时都停住了争吵,看着药研。鹤丸不知道当时的一期是怎么想的,当时正在气头上也顾不上吧,只是一直以来深入内心的药研淡定的脸上似乎多了些什么。鹤丸往屋子里瞧去,只见那只猫正在用它的爪子挠着它自己,阳光从门口照进药房,猫脸上的长长的须被染的发亮。而药研看着那只猫,脸上竟然带着一股从未有过的纯真,那不像是一个说着它活不久的人对它展现出来的表情。

鹤丸翻页的频率开始变乱,之前过去的病例已经不知道都是谁了。

并不是这只猫活不长吧。鹤丸托着腮长舒一口气,另一只手的手掌附在这本本子的某一页。鹤丸开始端详起自己的指尖。

猫那十几年的寿命对于他们,对于药研来讲,短到都不值得一提。

之后也很多次遇到药研,下雨的时候抱着猫静静地坐在走廊上的药研、看病时让猫围在自己的脚边的药研、分出一些鱼干给猫的药研……

啊。

鹤丸忽然想到了这只猫之前和五虎退的小老虎们发生过摩擦的事情。

那可真是吓到自己了。鹤丸曾经在药研不在的时候逗过这只猫,也知道大家也很喜欢没事的时候来逗这只猫。这只猫慵懒的眼神和静静窝在一个地方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样子至今记忆犹新,若手上没有什么东西去请它来到自己身边,那它会永远在那里,直到药研回来喊它,它才会勉强从窗户沿跳下来。

就是这么一只猫,看到药研抱起五虎退的那只无意间被树枝划伤的小老虎的时候,罕见的躁狂起来。而药研也罕见的,生涩的学着一期安慰失落的弟弟们的样子安抚了这只躁狂的猫咪。猫这才稍微安静下来,但尾巴还是立着,警惕的样子让五虎退有些害怕。

这只猫去了哪里了呢。

鹤丸也不知道,这几天战事吃紧,一期情绪又不太稳定,自己的脑袋里好久没有容下过这个脆弱的在它这把千年老刀眼里只是一个浮尘一样的小生命了。

“哈!找到您啦鹤丸大人。”平野拉开纸门笑道。鹤丸顺着声音转换视线的时候,平野身后的阳光伴随着平野清爽而干净的声音,激动而又开心的语气,冲进自己的视线和耳膜。鹤丸忽然明白了当时药研的心情。

并不是生命的长短决定。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做得好啊平野。”平野被鹤丸摸着头开心的样子让鹤丸越发想要去找到那只猫。

不过正如鹤丸所言,人生就应该处处充满着惊吓,就像当自己今天思索着猫的时候,猫正好出现在自己面前。

“猫大人你终于回来了,这几天都找不到你大家都很着急呢。”平野对谁都喊大人的毛病和一期对谁都喊殿下一样吧,鹤丸拎起这只浑身沾着土,脏的不得了的猫,忽然想把它放在自己雪白的浴衣上,但想想会被歌仙骂,就作罢,便让五虎退去拿了些布料。又在这时候,药研出阵回来,正在接受着一期的训斥。

鹤丸知道,一期一定是觉得药研最近心不在焉的。鹤丸心里吐槽着一期这个大哥做的真不容易,但他看了看这只眨着眼睛的猫,倒觉得药研情有可原。哈,就在这个时候给他来个惊吓吧。

鹤丸没等五虎退回来,就跑去药研面前。

“哈!啊哈哈哈哈,有没有被吓到呢~”鹤丸用双手抱住这只猫,伸出膀子将这个小家伙放到药研面前。

当时的药研满脑子都是一期的话,正思考着怎么去告诉那个爱惊吓的老人自己心情不太好,但发现先进入视线的是那只猫的时候。

药研藤四郎,活了几百年的短刀,粟田口二当家担当,对着它流泪了。

鹤丸将软软的猫塞到药研的怀中,拍了拍药研的肩膀。

“漫长生命中难得的波澜呢,好好珍惜。”

药研听着这只猫轻轻的叫着,双手紧紧的抱住它,重重的点了头。


评论(2)

热度(14)